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潮艺术|持续新生,用艺术探讨可持续

发布时间:2020-01-12相关聚合阅读:持续 艺术 新生

原标题:潮艺术 | 持续新生,用艺术探讨可持续

上生·新所首推跨界艺术大展

全球艺术家演绎“可持续”主题

废物回收,枯叶重生,网红地标上生 “持续新生( 界艺术展,把环保变成一种时尚,给这个冬天 Continuous Regenaration · 新所推出的 )”跨带来一丝清新暖意。

来自全球 16 个国家的 40 多位艺术家、设计师与创意人汇集在上生· 新所,以绘画、装置、影像、跨界设计等不同形式的艺术语言,针对艺术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物质生活、新能源和未来生态等话题进行一次诗意的呈现,共同探讨人类与自然共存关系的现状与寻求突破。

《表现形式 6 》,萨米尔·格林

“持续新生”代表了两种动态势能的正向叠加。“持续”是一种无间隔、无限延续的状态,连接历史、现在和未来,“新生”则是“引而发”的突变,从零到一,从一又到无穷尽。在未来的轴线上发现不可知的潜能和机遇,好比生命体的自我调整、企业的系统更新。

这并非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展,“持续新生”更像是一个跨领域的平台:艺术持续抛出问题,设计持续解决问题,把聚焦于“可持续”主题的六十余件作品聚合在一起,通过三大内容板块——“人与自然共生关系”、“水资源保护”与“可持续生活方式”展现多重新生的意义,囊括了从理念到现实的丰富表达。

策展人李叶萌表示:“我想用一场带来理念革新的展览告诉大家,艺术家在如何探讨可持续,以及可持续是怎样具体的行动方式。”

本次展览由上生· 新所与上海瑜暄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联合主办,参与的海内外知名机构包括墨西哥的 SFERIK 美术馆、位于伦敦和巴黎的 CP Art Advisory 、佩斯画廊 、马凌画廊 、 BANK/MABSOCIETY 、艺术门、唐妮诗画廊、阿拉里奥画廊、 Tabula Rasa 画廊等。参展的机构与艺术家共同期望通过展览与展览期间一系列的公益活动、论坛,观众可以深入理解从自然、生态到艺术、设计、建筑,到饮食、旅行,再到政治、金融,可持续话题覆盖多维度与领域。让每一个人,无论从美学探讨、艺术的创作与设计、还是科学研究与日常生活方面,都更加关注广义的“生命”、关注整个生态的发展以及“天、地、人”的和谐。呼吁更多人实现环保、低碳与可持续的生活。

上生·新所海军俱乐部附属泳池

场馆新生

上生·新所是近年来上海炙手可热的网红地标。它的前身为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经过万科两年的修葺和改造,成为由 3 处历史建筑、 11 栋贯穿新中国成长史的工业改造建筑以及 4 幢风格鲜明的当代建筑共同组成的全新空间,也是集文化、娱乐、生活为一体的可持续活力社区, 2018 年一经亮相,便大受欢迎。此次展览的场地——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是沪上百年历史建筑,一百年前曾是外籍侨民的休闲和娱乐场所, 1952 年后作为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办公和员工活动使用。如今,它作为展览空间,用艺术唤醒历史保护建筑,这无疑是“持续更新”理念的代表性空间。作为上生·新所重建后的首次跨界艺术大展,“持续新生”展在这一特殊的建筑语言中,由全球艺术家跨越地域、穿越时空,共同演绎关于自然、生命、环保等话题。这既是上海的城市更新,更是社会发展的持续更新。

上生·新所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

艺术新生

此次国内外知名艺术家、设计师与新晋艺术家齐聚一堂,共同倾情巨献与环保相关的艺术创作,还有近 8000 个中小学家庭、自闭症儿童、志愿者参与前期布展(搜集此次艺术创作的原材料),呈现效果十足惊艳。

《秘密白化》,陈薇

70 岁的以色列艺术家萨多·彬·大卫( Zadok BenDavid)带来了他的代表作《黑色田野》。该作品最早创作于 2006 年,根据不同的场地规模,作品由 6000至 30000 棵巴掌大小的植物雕塑组成。每棵植物均有两面——一面黑白,象征悲伤与痛苦;一面彩色,暗喻快乐与希望。艺术家试图构建一个双面“花园”,让观众游历于两种情绪里。这件作品因此也被称为“心理雕塑”。《黑色田野》此前在洛杉矶、旧金山、柏林、都灵、首尔、伦敦、葡萄牙等地展出过,层出不穷的花卉图案、特殊酸蚀后扁平的不锈钢材质以及精美的切割品质,都令观众印象深刻。此次来到上海,Zadok 和志愿者及展览团队用了十几天时间完成了一片包含着8000多件植物雕塑的田野。各种不同的树叶花草,被涂上颜色,组成一片小小的黑森林,效果震撼,引人深思。

《黑色田野》, 萨多·彬·大卫

日本艺术家大西康明( Onishi Yasuaki)将上海植物园今年枯萎的树搬进了展厅,用真实的枯枝打造了一个纯白色倒置空间,让观众犹如置身雪景之中。这件名为《纵向空白》的作品延续了艺术家一贯的创作手法:先创造一个挂在天花板上的网状结构;接着从高处灌入胶水,使之触及树枝,并顺其滴落;之后,在胶水线和电线上运用结晶尿素,从而构建雪景一般的景致;最后,由于重力、势能、热量以及结晶的变化,形成连接天地的作品。这件作品不仅唤醒了大西康明对空间、重力、心、凝结的思考,也存在一些“无法控制”的偶然,将其长久以来的创作理念——东方美学的禅意之“空”和违背自然规律的逆向生长展露无遗。

《纵向空白》,大西康明

中国艺术家袁隆从近 4000 多个家庭里回收了总共 20000多件塑料瓶(仅仅占全球每分钟被消费的塑料饮料瓶总量的2%),创作了作品《新生》。在回收过程中,袁隆邀请每个参与家庭填写一份塑料征集档案卡,以在地化的创作方式让作品的生命周期向公共层面更好地拓展。塑料这种媒介具有全球性的话语特质。表面上,现代人被这些日常欲望的产物所裹挟;本质上,是过度消费这种材料的“欲望”裹挟着现代人,并严重侵害着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袁隆用塑料瓶底编织出的正是这种膨胀的“欲望”的形态。装置的前半部分在空间中形成强烈的压迫感,而当观众穿过装置的后半部分,这些象征欲望的壳体逐渐减少,不再是消耗资源式的过度消费和生活模式,人们得以进入一个开阔新生的领域。

ArtCOP21- 联合国气候环境大会嘉宾、洛克菲勒基金会艺术奖获得者珍妮特·劳伦斯( Janet Laurence)携 2003 年参展“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作品《 Elixir/ 长生不老药》在展厅建造一个“长生不老研究院”。劳伦斯的创作一直探索“生命世界”,透过绘画、雕塑、装置、摄影与公共艺术作品,持续追问艺术、科学、想象力、记忆和逝去等话题。她的“实验室”十多年来到访过不少国家和城市,她以当地的实体空间为单位,排列摆放不同尺寸和形状的玻璃器皿,展示植物标本、灰、粉末、液体等物质,记载着庞大的生命样本。

《 Elixir / 长生不老药》,珍妮特·劳伦斯

荷兰艺术家安妮塔·格罗纳( Anita Groener)惯用树枝、剪纸、水粉、麻线作为创作媒介,以人类学的视角去看待人类如何构建关系、社区和系统。她此次参展的《一百个身影的延续》探讨着一个严肃的主题:当下的人类是怎样的?一个个剪影式的人体雕塑矗立于一棵棵细枝上,试图展示移民危机带来的脆弱生命和动荡社会。

《一百个身影的延续》,安妮塔·格罗纳

中国艺术家钱泓霖的《傀儡最后的实验》营造了一个关于科技末世论的未来:在数位科技没落的时空下,代表人类科技产物的机械残骸再一次被自然接纳。它的躯壳被植物包裹,身上“纽带”发出微微的光,其中不断闪现其被人类遗弃前的“记忆”影像。这件作品延续了艺术家对“身体与记忆”的探索,他试图以此提醒所有人反思人与科技、人与自然、自然与非自然的关系。

《傀儡最后的实验》,钱泓霖

工艺与装饰艺术家和食物艺术家陈薇用糖作为创作素材,模拟水母和珊瑚。糖易氧化,随着温度与湿度的变化,作品由晶莹剔透转为雾化发白。自然造物,时间改变材质,作品变化多端,使其具有新的肌理,由其生命力的蜕化与变异,从而探讨海洋环境变化对海洋生态系统的影响。

还有今年“弗里兹艺术家奖”( Frieze Artist Award) 得 主 西 马 里· 辛 格· 索 因( Himali Singh Soin)通过视频和行为艺术探索人类对于地球的影响,呼吁“艺术家必须是好公民”。法国艺术家埃莉斯·莫林( Elise Morin)与生物学家以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专家们合作,在切尔诺贝利“红树林”这个室外实验室里演奏“春季奥德赛”。曾自创一座小岛并把它滑向泰晤士河的安蒂·赖特宁( Antti Laitinen)带来一组在人力控制下生长的树。曾参与以“环境保护与社群回馈”为宗旨建立的墨西哥美术馆 SFER IK 展览的俄罗斯艺术家 Margo Trushina 过展现美国黄石公园日食的沉浸式视频作品,启发观众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擅长用二手衣物实现艺术创作的中国重要艺术家尹秀珍带来一组记录旧时光的“书架”。

设计新生展区

设计新生

艺术之外,此次展览还融合时尚与生活方式,探索衣食住行全面的可持续生活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以“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皆在支持艺术家与设计、美食等多元化领域跨界合作的 ArtColLab项目——由英国著名鞋履设计师 Nicholas Kirkwood 与加拿大艺术家 Paul Kneale 合作的采用可生物降解材料制成的跨界鞋履。

ARTCOLLAB 项目 (PAUL·KNEALE X NICHOLAS KIRKWOOD)

致力探索可持续材料和挖掘手工艺创新的产品工作室 studio KAE 带来今年米兰家具展上推出的用咖啡渣熏烧制成的 Coffire 吊灯。

同样位于展区的,还有由容集策划的“再生城市”,其中,曾与爱马仕合作的艺术家组合 CHIAOZZA 将他们在社区中回收的废弃纸张做成了巨型花瓶;废弃的塑料袋在比利时艺术家 Heidi Voet 手中变成了“小怪兽”;比利时设计家具品牌 ecoBirdy 将废弃塑料玩具变身成充满童趣的儿童家具;日本的年轻品牌 Karimoku New Standard 利用精湛的制作技艺,重新定义了家具原木材的制作可能;还有来自日本有田 Arita 的陶瓷品牌 2016/中的两个系列:陶瓷艺术家 Christien Meindertsma 收集陶瓷的废弃碎片并研磨成粉,融入釉面,制造出了一种彩色的斑点釉色;艺术家 Kirstie van Noort 将矿场中常常被丢弃的深色矿石收集起来,研磨成七种不同深浅的深色釉面,设计了一系列渐变彩色陶瓷。

比利时设计家居设计品牌 ECOBIRDY 首个儿童家具系列

图片:由“持续新生”跨界艺术展提供